一道亮丽的文学风景线——陆丰市“三甲”地区作家群扫瞄
发布日期:2017-01-01  录入员:swdzxxw  来源:汕尾日报  阅读:次  字体:[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三甲”地区指陆丰市甲子、甲东和甲西三个镇。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甲子镇文化站就成立了文学学习组出版油印刊物《登瀛》,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文学爱好者。紧接着,《登瀛》的几个青年文友又组建了萤光文学社,真正扛起“三甲”地区文学大旗……从这个时期开始,“三甲”地区便悄然崛起了一股新生文学力量,经过三十多年的发酵,逐步形成了“‘三甲’作家群”。

“‘三甲’作家群”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其人数众多、实力雄厚、阵容强大,单从数字来看,就可谓人才济济。50多万人口的地方拥有中国作协会员2人、省作协会员16人,市作协会员近20人。“‘三甲’作家群”作家潜心创作,默默耕耘,低调沉稳,不事张扬。这些作家的作品上了《人民文学》《当代》《作品》《星星》《诗刊》等国家级刊物,并多次获全国、省级奖项。

培养作家的沃土

一个作家的成长离不开他脚下的土地。“三甲”向来文学氛围浓厚,文学刊物、文学社团、文学活动的兴旺,使该地区成为培养作家的沃土。

改革开放以来,“三甲”地区兴起了一股办刊潮,民间文学组织相当活跃。1980年,甲子文化站就创办了文学刊物《登瀛》,1981年,由李勤、黄汝英、孙雄、林婵娟、苏成、李文炼、余乃戈、李济超、李玉香、郑美珍等10位文学爱好者又组成萤光文学社,创办了不定期文学刊物《萤光》。《萤光》从报到刊,在当时的惠阳地区风靡一时,尽管后来由于大部分成员外调工作或出外求学,但《萤光》走过的多年办刊历程,在“三甲”文坛至今仍享有盛誉。除此之外,“三甲”地区至今都有自己的文学期刊或文学阵地,接下来就有了石帆文学社的《石帆》、甲子文学社《甲子》,而且水平高影响广。

近几年,“三甲”地区好多中学文学社团也相继成立,也产生很大的社会影响力。这些刊物和阵地也鼓舞了一大批“三甲”地区文学爱好者的创作热情,促进了“三甲”地区文学的长足发展。今年五月,甲子文学社主动承办了“汕尾市文学创作座谈会”,邀请数十名外地作家到甲子做客,开展文学研讨、交流、采风活动。文学社成立五年来,坚持以发现和培养文学新人为已任,多次在社刊《甲子》杂志,面向“三甲”地区中小学生,举办了各种文学体裁征文大赛等……丰富多样的文学活动不但激发了广大“三甲”地区作家的创作激情,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本土文学爱好者。 

领军人物蔡运桂陈再见

广东省作协前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蔡运桂是“‘三甲’作家群”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蔡运桂是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研究员,1959年开始在华南师范大学从事文学理论教学和文学研究,1989年调广东省作家协会担任领导工作至退休。发表散文、杂文、诗歌和文学理论、文学评论等三百多篇(首),出版著作有论文集《文学问题争鸣集》《文学探索与争鸣》《艺术情感探秘》《我的文学陋见》和散文、杂文集《紧扣心灵之门》以及国内第一部系统阐述艺术情感的文艺美学专著《艺术情感学》。其中论文《论文学反映生活本质问题》获广东省首届文学评论优秀论文奖,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理论集;《时代?人民?文学》获广东省文联优秀论文奖,收入《走向新世纪的中国文学——理论批评文选》。其代表作《论文学中的情感》《论文学反映生活本质问题》《作家世界观与作品思想倾向》《论文学的人性美》《信息论与文学创作》《创作方法问题探讨》等,在中国当代文坛享有盛誉。

衡量一个地域的文学成就,最终要看精品和代表作。在小说方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陈再见的短篇小说《回县城》,可以说代表了多年来“三甲”地区文学的最高成就。该小说发表后,在第七届“茅台杯”《小说选刊》年度大奖中荣获“新人奖”。一九八二年出生的陈再见目前是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近年来已在《人民文学》《当代》《江南》《作品》《小说界》《山花》等文学期刊发表作品百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选刊选载。著有小说集《一只鸟仔独支脚》《喜欢抹脸的人》和长篇小说《六歌》。

陈再见有着根深蒂固的“家乡情结”。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三甲”人,一个从沿海农村走出来的作家,他对于自己的故乡充满了深厚的感情。他深深热爱家乡这片沃土,这片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鱼,一个个千姿百态、个性鲜明的生命形态。“家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的精神家园,也是我的写作领地。”家乡犹如一口深井,给了陈再见源源不断的创作水源。他从中汲取养分,寻找灵感。家乡不仅给了他驰骋想象的空间,而且给了他驾驭文学的动力源泉。家乡让他找到了创作的喷薄口,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从《一只鸟仔独支脚》到《喜欢抹脸的人》,再到《六歌》的艰辛诞生,深深印证了他骨子里的“家乡情结”。他笔下的家乡,被窑变出了千变万化的色彩,被赋予了无尽的历史沧桑和光怪陆离的时代变迁。对家乡的关注、思考、描摹,形成了他创作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几乎在陈再见所有的作品中,作家都用了很多的篇幅去描写家乡的自然风物,作品上的一花一草、一风一尘,都带有家乡印记。特别是他的小说,对带有浓郁“三甲”地区文化方言色彩的语言的成功运用,更增强了他每部作品的地域文化色彩。

一批省协会员实力雄厚

“‘三甲’作家群”中的孙雄、李勤、黄汝英、林婵娟、苏成、李济超、郑钟海、陈树茂等都是省作协会员。他们的创作为当代“三甲”地区文学发展注入了无限生机和活力,用实力开创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学天地。

孙雄系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曾任市作协副主席,他早年致力于新诗、散文创作,1980年始在《人民日报》、《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2003年出版国内第一部诗人自写自评诗论集《诗的超短裙》》。特别是从2005年起几年内,一口气出版了四部长篇小说《红海黑流》《偷商之嘴脸》《公务员升职记》和《公务员升迁记》,其中《公务员升职记》在国内最大读书网新浪读书频道总书库一万多部长篇小说中连续一周点击率第一名,并一度占据当当购书网500多部畅销书中第三名,被多家报纸连载。2010年,其《公务员升迁记》先后获新浪中国收藏好书排行榜第一名和搜狐读书频道周第一名。

李勤曾任惠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惠州市散文学会会长、惠州市小小说学会副会长,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出版散文小说集《无言的情》、诗集《无缘的爱》、长篇小说《让梦延长》等多部文学作品。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其短篇小说《女研究生和她的三个男朋友》就已获得广东省第五届新人新作奖。黄汝英曾担任市作协副主席、秘书长,以小说、报告文学创作为主,曾在《作品》《粤海风》等报刊发表《不愿当月亮的女人》《在变换路标的叉道口》《低谷》等多篇小说、报告文学作品。其中《滴血的墓碑》被《作品与争鸣》转载并编发评论。

而其他的实力派作家,如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王要真,1977年,处女作《盐花花的故事》被收入广东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当年鏖战急》,并改编成故事获汕头地区曲艺二等奖。之后陆续有《旱地下金钩》《五朵金花》《根》《嫁妆》《邻居》《春风送暖》《真诚》《雨夜》等短篇小说、散文、故事在省市级报刊发表,其中《雨夜》获省优秀作品奖;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济超,多次获全国微型小说(小小说)年度评选奖和全国廉政小小说大奖赛优秀奖等。发表有《驻地记者》《乡镇故事》《义犬阿贵》等多个中、长短篇小说,已出版微型小说集《济超小小说选》《尴尬世事》《乖鱼》《今天是个好日子》,主编出版了《陆丰作家作品选》和非遗专集《陆丰非物质文化遗产》等;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林婵娟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就已在全国多种报刊发表了大量诗歌、散文、特写等文学作品,其和孙雄合著的散文诗集《情人岛》也被收入打倒“四人帮”后国内第一套散文诗丛书。

老枝新叶  百花争艳

此外,当前“三甲”地区文坛呈现出一派老枝新叶、生机勃发、百花争艳的景象。如八零后郑钟海,也已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作品达200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潮汕烟雨》《青春,堪比黄花瘦》《乳头》《花葬》《弟兄》和电影剧本《负鼠凶猛》《上身》等;广东省小小说学会副秘书长陈树茂,2009年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发表于《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报刊杂志,多篇入选各类选本,出版有个人小小说集《醒来之后》;蔡裕琏,2016年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作品散见《汕尾日报》等报刊杂志,出版过散文集《一扇朝北的窗》;陈树龙,2008年加入广东省作协,作品散发于《小小说选刊》《惠州日报》《汕尾日报》《惠阳文学》等全国多家报刊杂志,出版个人小小说集《这事不能说》;蔡金兵,2011年加入广东省作协,作品在《广州日报》《哈尔滨日报》《做人与处世》等报刊杂志发表,出版有散文小说集《伸向远方的路》。

另外,深圳市作协会员苏成,惠州市作协会员王仕伟,市作协会员王要彪、余乃戈、林玉华、刘洁瑜、陈瑞绒、胡德钢、蔡秋胜、蔡金针、林木添等等,他们不辜负所处大好时代的责任感与使命感,默默耕耘、勤奋创作,迅速成长,成为“三甲”文坛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更难能可贵的是,几名已进入耳顺之年的老年作家,像市作协会员、甲子文学社社长余绍民,秘书长江初,《甲子》主编方玉山,编委江波等,他们薪火传承,身体力行,踊跃实践,努力创作,用一篇篇闪光的文字,表达愿意用夕阳的云霞把智慧的思想染红,把生动传奇的故事呈现在广大人民群众面前的强烈愿望。还有,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出现的三位专门撰写风俗、民情题材的旅外青年作家林玉华、张鸿、李晓达,他们积极探寻历史足迹,认真写出了大量反映家乡“三甲”地区风土人情的乡土作品。

文学是一个地方的精神坐标,体现着这个地方的灵魂与内涵。但愿“‘三甲’作家群”在广东文学界乃至中国当代文坛能成长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记者 李济超)


    分享到: